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35章 我有妙计,可擒赵拦江

作品:大侠萧金衍|作者:三观犹在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08-26 01:36:06|下载:大侠萧金衍TXT下载
  李倾城也没有料到,向李仙成通风报信之人,竟然是华山派的戒律长老。

  傅清泉为人古板,在当戒律长老时,古板正直、六亲不认,在江湖之上也颇有侠名,但为何却成为混入比目中的内奸?

  或许是因为仇恨,或许因为利益,再或许因为某些不得已的苦衷,无论是哪种原因,他终究走出了那一步。

  做了便是做了,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  李倾城搞不明白,他也不想搞明白。

  在三人之中,赵拦江喜欢将复杂问题简单化,遇到问题,直接用拳头、用刀解决,解决不了的就认怂,然后想办法提高实力,再去试着解决。

  李倾城不同,从出生以来,他的身份地位,决定了他无需看别人脸色行事。在他眼中,根本就没有复杂的问题,世间所有的问题,九成九的可以用钱解决,而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

  相反的,萧金衍遇到问题,总喜欢考虑多一些。他可以没有底线,但却有原则,李倾城、赵拦江一致认为,有萧金衍出面,他们两个只需要出力就可以。虽然,有些时候,他也尽出一些馊主意。

  李倾城取了傅清泉人头,去找赵拦江汇合。

  ……

  隐阳城头。

  守将李彪躺在一张胡椅上,自斟自饮。这张胡椅,以黑檀木所制,是西域的胡商运到这里,孝敬他的。虽然军中有规矩,当值期间,严禁饮酒,但这里是隐阳城头,作为隐阳城守将,除了李仙成,谁能约束得了他?

  他与族弟李悍本是隐阳城的两个个破落户,喝酒赌钱,无一不精,后来混入白马义从,靠溜须拍马当上了伍长,却因为巧取豪夺一户百姓,被大将军李先忠抓住,杖责二十,逐出了白马义从,又重新流落到街头。

  是李仙成给了他机会。

  这些年,他暗中帮李仙成在隐阳城外操练兵马,成为他的嫡系心腹,如今被李仙成委以重任,成为城门守将,而当年杖责他的李先忠,则成为了阶下囚。

  这几日来,他尝到了权力的滋味。

  隐阳变天后,虽然戒严,每日前往他家中拜访的人依旧络绎不绝,甚至当年曾瞧不起的那些掌柜、老板,也都纷纷上门,表达了忠心,并提议对以后在隐阳生意上的一些合作机会。

  当然,他七十岁的阿爷,今日指着他鼻子骂他数典忘祖,这个老顽固,仗着当年打过几场仗,倚老卖老,教训自己,让他很不舒服。所以,他跑到了城头之上。

  这里是他的地盘。

  端着葡萄酒,欣赏着夜景,看着城墙桅杆之上吊着的两颗人头,心中有说不出的得意,几杯酒落腹,他开始规划之后的人生。

  等李仙成登基之后,他便是开国功臣。当不成王爷,也总得弄个公侯,要在青龙坊最好的地段建一座府邸,再娶几个小妾,至于钱财嘛,有了权力,有的是办法。

  不知觉间,酒壶已空。

  他伸手道,“倒酒!”

  一双手伸了过来,将他的夜光杯倒满了。

  李彪饮了一口,只觉得有一股腥味,还带着一丝咸味。

  是血!

  他猛然惊醒,隐阳城头有守卫千人,他所在之处,也有将近百人守卫,是谁悄无声息来到这里?

  他刚要抬头,一把铁刀横在他颈间。一个声音冷冷道,“人的颈部有两条动脉,只要你一乱动,我手中的刀难免不会手滑。”

  李彪酒劲顿时全无,他觉得后背发凉,问,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你无需知道。”

  “你可知我是何人?”

  “将死之人!”

  李彪骇然道,“你可知道,这城头有百人守卫,你若敢动我一根寒毛,保证你无法活着离开。”

  那人笑道,“转过身来。”

  李彪转过身,刹那间,脸色变得灰白。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,都是一刀毙命,甚至临死之前,连示警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那人道,“我问,你答。”

  李彪这才看到对方这张脸,他自诩记忆力过人,从未见过如此平淡无奇的脸,唯独脸上一道疤痕,让他觉得很不舒服。

  “你能留我一命?”

  那人摇摇头,“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。”

  李彪选择沉默。

  那人伸手点了他穴道,用刀挑开胸口衣服,不知从哪里抓来一只老鼠,用一只铁桶扣在他的胸口。

  他手持火把,一边加热,一边对李彪道,“老鼠有一对啮齿,就连最坚硬的楠木都可以啃碎,若你不回答,那就只能祈祷,你的胸口比这铁桶坚硬了。“

  火把燃烧,李彪感觉到了铁桶上的热度,也感觉到了那只老鼠躁动的在他胸口上下乱跳,一阵剧痛传来,老鼠开始噬咬。

  他忍不住要出声,那人伸手点了他哑穴。

  那人问道,“李仙成在隐阳城还有多少兵马?安置在何处?李先忠还有四位统领,关押在哪里?”

  李彪四肢乱动,依旧一言不发。

  那人道,“就连西楚受过训练的谍子,都受不住这一套,你有种!”

  这时候,听得另一人道,“赵拦江,你点了他哑穴,就算他说,也得能开口啊?”说话间,一名身穿布衣的男子跃上城头,将手中包袱往地上一扔,掉落出一颗人头。

  李彪听到“赵拦江”三个字,竟然晕厥过去。

  赵拦江尴尬一笑,“多年不用,手法有些生疏了。”他看了眼地上人头,竟然是华山派傅清泉,讶然道,“没想到,内奸竟然是他。”

  李倾城道,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  不远处,传来叮当一声,两人往城下望去,却是一名打更的更夫,见到了地上的尸体,吓得向远处跑去。

  “逆贼不久便到,我们怎么办?”

  赵拦江望了桅杆上悬着的哈江义的人头,心中生出一股悲愤之情,这位曾并肩战斗过的袍泽,没有死在战场之上,却死在了隐阳叛贼之手,道,“老八,你且安心去吧,终有一日,我会将李仙成的人头,挂在这隐阳城头!”

  他又望了一眼曹之唤人头,道,“终究是朝廷命官,挂在城头之上,有失朝廷颜面,一并安葬了吧。”

  李倾城指了指李彪,“这家伙呢?”

  赵拦江道,“这两支桅杆之上,总觉得少了点东西,就把他们人头换上去吧。”

  李彪本躺在胡椅上装死,闻得此言,猛然睁开眼睛,挣扎着想要逃跑,赵拦江将绳索套在他颈间,一脚将他踢落在城头之下,李彪在空中挣扎了许久,渐渐没有了动静。李倾城则将傅清泉人头,挂在了桅杆之上。

  赵拦江蘸血写了一句话。

  “杀人者,赵拦江是也。”

  远处,传来官兵的呼喝之声,“抓逆贼!”

  声音越来越近。

  两人见状,纵身跃下了城头,消失在月色之中。

  ……

  城主府。

  “挑衅!赤裸裸的挑衅!”

  一夜之间,连续发生两起血案,而且被杀之人,都是李仙成的手下,这让李仙成出离愤怒了。

  杀人,留书。

  这是向李仙成宣战。

  “三日后的登基大典,我要看到赵拦江的人头!”李仙成咆哮道。

  柴公望道,“如今我们在明,他们在暗,找出他来,并不那么容易。”

  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哪怕掘地三尺,也要将他找出来,满城悬赏,提供赵拦江线索者,赏银百两,传令城主府各路高手,杀死赵拦江者,黄金万两。”

  柴公望思索片刻,“若贸然行事,只会让他藏匿起来,与其让他躲在暗中搞破坏,不如引蛇出洞,我有一良策,生擒赵拦江,易如反掌。”

  李仙成问,“说来听。”

  “这几日,赵拦江肯定不会收手。我查过黄历,明日是黄道吉日,按照惯例,登基之前,要向神灵问卜,主公可去护国寺烧香焚表,祭拜上天,然后在寺内埋伏重兵,一旦对方出现,定然插翅难飞!”

  李仙成道,“柴公,真是朕的章子怡啊!”

  柴公望愕然,“什么?”

  “就是那个辅佐汉高祖的宰相。”

  “哦,那叫张子房。”

  “管他呢,等事成之后,朕将封你为左丞相,兼右丞相,加封上柱国,兼下柱国!”

  柴公望一脸欣喜,长跪不起,“谢主隆恩!只是,臣有些惶恐。”

  “惶恐何来?”

  柴公望痛心道,“这一计策,需要主公以身犯险,作臣子的不能为主公分忧,臣深感惭愧,甚是惭愧啊!”

  李仙成冷笑一声,“为了千秋霸业,以身犯险,又算得了什么。”转念一想,“不过,既然柴公如此忠心耿耿,不如引蛇出洞之事,你来替朕去做!”

  柴公望此时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,他娘的,自己瞎出什么鬼主意,乱说什么话,绕来绕去,竟把自己绕进去了。

  他诚惶诚恐道,“主公,这个计策,也不是十全十美之计,不如换个别的?”

  李仙成一巴掌拍在柴公望肩头,痛地他呲牙咧嘴,“柴公,时间不等人啊。”

  柴公望道,“主公,臣乃一介文臣,不会武功,我怕坏了主公大事。”

  李仙成道,“你不是看过黄历嘛,明日黄道吉日,你不会死的。”